兰州:一个有希望的城市

因为家人生病的原因,从杭州到兰州看他,时隔10年再次踏上了这块土地,这块新面孔里留着老样子的地方,与其说勾起了我的回忆,不如说对这些年来他的变化,感到十分的高兴。这几天来看到的人事、城市建设、旧地故友的变迁,在不动声色中,发生着的变化。

下了飞机,我这十年前留下的冻疮的脚,里面被自己的鞋子挤压的厉害。这个病就像骑车这样的技巧,已经变成了一种本能,不管过了多久,到了兰州这个气候了,依然找到我,这些是一直没变的,而变化的方面却在很多的地方。

首先是城市建设。兰大二院附近正在修地铁,这个区域非常繁华,聚聚了众多的商超,还有张掖路步行街。步行街是在翠英路和临夏路之间,没有车流,商业形态发展的很有层次感,甚至在两条街中间还有一些类似快闪的促销店,当时我看到的就是 OPPO 在弄,人很多。
在西关十字这里,有非常大的一个清真寺,想想回族人民为兰州这个城市作出的共享,这个清真寺像钉子户一样妨碍了更优化的城市建设也可以理解。

在清真寺的旁边就是公交总站,多年不见,这里上公交车大家排队的热情和规矩感让我很惊讶——在杭州要让大家排队上公交车是要靠线隔断起来的,在兰州大家是没有线围起来的,精神文明面貌有进步。当然公交车和人在斑马线上挣着通过的现象一直有;和杭州礼让行人相比,虽然样子不好看,但是通行效率是很高的。

和其他人流大的地点一样,街边都会有很多小摊贩,买吃的或者是便利店,在兰大二院附近的路边上,每天早上6 点多会有临时的早餐铺,不像我在杭州的路边小摊,这里的小摊有卫生许可证,有自己的地点,早点一过,这些小摊就消失了。而小摊的付款方式,也进化到了移动支付。和杭州不同,这边最流行的支付方式是微信。在三线城市里,微信支付带给整个经济社会的润滑剂贡献很大,即使移动支付的天地是由支付宝打下来的。

说到移动支付,兰大二院的食堂也是优先使用移动支付,其次接受现金支付,也是过渡时间最好的方式。‘

其次是人的变化,城市化。在医院里看病的,基本上都是来自甘肃各地的病人,所以在小圈子里,各自说着自己的方言,但是彼此交流的时候,就是用自己带浓厚口音的普通话。这种自然而然的交流感,让整个社会协作更容易发生,融入甘肃返回的协作,也意味着更容易冗余全国。

其次是兰大综合楼的电梯运行方案很高效,相比其它医院那种分奇偶层,分医用电梯和普通电梯外,还分了一种跨层设置。举例,综合楼没有到 10 楼的电梯,你需要 从 9楼或者 11 楼,强迫你走楼梯。

电梯的问题和监护室家属没有地方休息的问题,我还给他们医院写了建议书,可惜没有拍照留念,因为赶着去飞机。

每天的饭,就在各种面食里切换,兰州拉面对面食的开发非常有历史。味道好,百吃不厌,除了面食的研究外,很多面店对就餐的环境方面也有自己的尝试,所以你想吃面,有很多不同的地方来满足你请客、聊天、充饥等各种场景。我在离开兰州的前一天晚上,我还特意去吃了陇南搅团王店,他们除了自己招牌的搅团,还有自己开发的野菜,一共有 4 种,我吃了一种,非常好吃。

兰州的房地产,在华润超市里看到过华润的宣传册,其他开发商的宣传活动不多。在市区和飞机场之间来回的路上,看到了兰州新城和西部恐龙世界这样,受限于规划而产生的区域,说不上的感情,既感觉为他们的开荒精神感动,也为目前的荒凉而可惜。不管后续的发展如何,敢于开拓,改变就是有希望—— 祝愿兰州新城越来越好。

另外,我在去坐大巴车的地方,还看到了“纸中城邦”,我上大学时候就存在的书店,我超级喜欢他的名字,真的在幻想有一天,我能拥有这个书店让他持续的发展下去。

短短几天,现在兰州给我的惊喜超出我的预期,一边为此而高兴的同时,也为我自己没再甘肃,没在家乡出一份力而惭愧,家乡的发展没有自己的共享。
只期望有一天能有出息,反哺回来。

完!

Leave a Reply